万博体育max > 万博体育max官网 >

重磅大作《农家寡妇:种田养包子》像极了爱情最美的样子

  扑通一声,老沟河里激起一阵水花,月兰心从水里冒出头来,她大口喘着气,等她再钻回水里时,怀里抱着母亲柳氏钻出水面。

  月兰心让三妞帮忙托着柳氏的头,她撬开柳氏的嘴巴,从喉咙里掏出一些藻类植物,再解开柳氏领口的两颗钮扣,用力敲打她的左胸脯,末了,她俯下身,口对着口,用力将柳氏嘴里的水吸出来。

  柳关山在旁气急败坏道:“世风日下,有违伦德,作孽啊!”他转身对一旁看热闹的村民道,“还不把人给我分开!”

  柳氏幽幽睁开眼睛,看到月兰心披头散发,一身湿嗒嗒地跪在面前,可把脸都丢光了。她捶打胸口哭起来:“兰心,你,你怎么会在这里,娘害了你,让我死了算了。”

  月兰心正要安慰她,冷不防地听到柳关山冷冰冰的声音传过来:“既然知道没脸见人,怎么不死了算了,白白害我们村失了声誉。你的好女儿还要去官府告状,说我们草菅人命呢?”

  柳关山走到月兰心面前,目光如刀子一样冷漠:“我们柳家村一百年来,但凡村妇不守妇道,村中男子做贼犯科的,都会装上竹笼投入老沟河,以儆效尤。这个道理一直不变,岂容你在这里胡搅蛮缠的。”

  柳关山脸色一寒,不齿道:“你是冤枉的,人家刘善人家的管家方婆子都告到我面前来了,说你勾引刘善人被当场捉住,你这样的妇人,平时卖弄风骚,还勾搭男人,我们村绝不容许你这种人玷污了我们村的名声,来人,把她塞回竹笼里,再沉老沟河!”

  月兰心护住柳氏,对着柳关山道:“柳族长,仅凭那个管家婆子就定我娘亲私通之罪,未免太过草率了,敢问刘大善人至今何在,要是论私通的话,他也脱不了干系,要浸猪笼的话,把他也浸了!”

  关氏走过来,挤眉弄眼道:“死丫头,你胆子肥了,谁敢浸刘大善人,你别再说了。这是你娘罪有应得!”

  月兰心站起来,目光阴森冷漠,她的目光缓缓地扫过在场的人,冷声道:“既然刘大善人不敢出面作供,对于这种莫须有的罪名,谁敢将我娘亲浸猪笼,我就去县城状告他杀人罪。”

  柳关山对她的顽固不化感到愤怒,喝声道:“瞧瞧你娘都干了什么,仗着有点姿色勾搭刘大善人,被人当场捉住把柄了,还讲什么证据?”

  “你都说了,是刘大善人家的管家婆子告发我娘的,我怎知她有没有公报私仇?”月兰心目光越发冷寂,嘲讽道,“也许是管家婆子跟刘大善人早有一腿,恰恰被我娘撞见了,那婆子跟刘大善人就合谋害我娘的。”

  “胡闹!”柳关山一看周围的村民都露出好事八卦的表情,暗叫糟糕,大声道:“来人,把月氏的嘴给我堵上!”

  月兰心不过是诓的,一看柳关山气急败坏的样子,心想有戏了,指着扑向她的男人道:“你别乱来,哼,还真让我猜到了,搞不好,柳族长收了刘大善人的钱财,急着杀我娘灭口。”

  “胡说!”柳关山气得浑身颤抖,骂道:“出言不逊,满嘴污言,可恶可恨,赶紧将柳氏捉进猪笼里,我要执行族法!”

  月兰心躲着要捉她的人,厉声道:“柳关山,想要杀人灭口是吧?我告诉你,我娘要是没了,你就是杀人凶手,要被砍头的。”

  “到时候捉我娘俩的人,就是帮凶,也脱不了干系~!”她张着嘴巴大喊道:“杀人了,族长干了见不得人的事,要杀人了!”

  柳关山气得直哆嗦,指着月兰心道:“你要证据,好,我这就派人把刘家的方婆子找来与你对质,看你服不服!”

  村里两名妇人走来将月兰心押住,其中一个妇人好心劝道:“月氏,你不是说你娘是清白的吗,熬一晚又怎么的?”

  “咣啷”一声,柴门被关锁了,月兰心扯掉嘴里的碎布,冲着窗口大声骂道:“回来,你们给我回来!”

  柳氏慌忙拿掉嘴里的碎布,搂着女儿哭道:“傻孩子啊,让娘死了算了,你要是出什么事,丫丫该怎么办?咦,丫丫呢,她去哪里了?”

  柳氏的哭声将月兰心拉回现实,对呀,出了这么大的事,除了关氏,三妞,柳家一个人影也见不着,她的女儿丫丫也不见踪影。

  “有没有人啊,柳家人呢,让他们来跟我说话!”月兰心冲着外面大声骂道,可柳氏祠堂本来就偏僻,人都光了,压根没人理她们。

  遇上这些蛮不讲理的人,月兰心也是醉了,她冷静下来,询问柳氏:“娘,你到底有没有跟那刘老头私通呀?”

  “兰心,你怎能怀疑你娘呢,我要是跟他私通的话,何必等到今日!”柳氏哭得差点断气,愤愤不平道,“你不是知道真相了吗,方氏跟刘大善人苟合被我撞见了,他们故意设计害我的。挨千刀的,没一个人肯信我。”